设立公司不需要验资和注册资本限额,有哪些隐患?

公司注册资本只是公司注册成立的抽象数额,不是公司的实际资产。

从公司偿付能力来看,公司注册资本几乎是一个没有任何法律意义的参数。市场理性的人不会过多地依赖公司注册资本的信息,填写虚假注册资本也没有实际的商业意义。

当然,从制度的角度来看,公司资本对公司的经营和交易安全具有重要意义。各国公司立法将其作为一项重要内容加以规范,形成了各种不同的公司资本制度。目前,西方**有法定资本制度、授权资本制度和折衷资本制度三种,而我国在新《公司法》出台前就已经开始采用法定资本制度。

1、法定资本制度又称固定资本制度,是指公司成立时,必须在公司章程中明确规定公司资本总额,并经股东充分认可,否则不能成立公司。由于公司法定资本制度中的资本为公司章程规定的已足额发行的资本,公司成立后必须履行一系列的法定增资程序,即股东会(股东大会)作出变更出资额的决议并在公司章程中办理相应的资金变更手续。法定资本制度是由法国、德国的《公司法》首创的,随后又有意大利、瑞士、奥地利等国的《公司法》相继出台,成为大陆法系**公司法中一项典型的资本制度。

根据我国原《公司法》实施的法定资本制度,无论是有限责任公司还是股份有限公司,都是注册资本,必须一次性发行、收购或全部募集。因此,“公司资本为注册资本,公司资本为实收资本”。

2、授权资本制度是指公司成立时,虽然公司章程记载了资本总额,但并不要求发起人全部出资,只需出资一部分,就可以设立公司;未出资的部分可以授权设立由董事会根据公司经营发展的需要随时发布,无需股东会决议或变更公司章程。授权资本制度是由英国和美国的公司法创立的。

制度设计的初衷是维护交易安全,即法律必须为交易主体提供稳定的秩序。当人们在合法秩序下从事活动时,其合法利益不会受到损害,从而产生预期的安全感。市场经济是一种风险经济。包括《公司法》在内的所有民商法都应承担限度地降低社会交易风险和限度地保障安全的责任。

我国注册资本设计的逻辑起点在于:公司财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即注册资本,是公司对外声誉的重要基础,是公司借款和债权人实现债权的重要保证。注册资本不仅体现了股东对公司的义务,也是股东对公司承担有限责任的物质前提。

然而,在债权担保机制的构建中,我们过于相信和信任资本的担保功能,而忽视其他制度设计的后果只能是为“皮包公司”披上了法律外衣。

在我国社会主义发展的初级阶段,“家长制”管理模式的理念要求政府介入市场交易安全的各个环节。在我国原《公司法》确立的特殊背景下,由于当时社会经济秩序混乱,我国《公司法》自然将“皮包公司”的管理作为核心任务,以“安全”为首要价值目标,强调治理功能。

也就是说,公司法原有的制度设计,直接关系到对公司资本三大原则认识和定位的不当。有学者分析,随着资本流动的加快,资本制度的担保功能必然弱化,资本恰恰反映了公司法的强制性与公司法各主体的自治性之间的矛盾,公司法统一的需要和社会经济生活的不断变化,这就要求我们在“从理想到现在”之间寻找现实的契合点。

因此,即使要发挥《公司法》的“治理”功能,也需要对资本三原则的真正意义和价值进行全面反思。

但是,到目前为止,信用体系的逐步建立、信息和无线网络的快速发展、金融工具的不断衍生,都促使了市场交易中“看不见的手”的有效性,不需要注册资本限额。